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三家

从修炼人到正常人的回归

日期:2018年05月09日 15:20   来源:凯风网   作者:王燕

  我叫王燕,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曾是一名法轮功痴迷者,后彻底转化,成为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的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做挽救被法轮功毒害的兄弟姐妹这样的工作有8个年头了。在8年的忙碌中,挽救了不少昔日的同修,这是我作为一个过来人最大的欣慰。更多的却是辛酸,目睹了一幕幕因为练法轮功导致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而且这样的悲惨故事还在继续着,促使一个亲历者不得不对法轮功的危害进行认真的思考。

  法轮功导致的残害生命、伤害家庭这些事人们很容易理解,很容易认识到法轮功的邪教本质。但法轮功比较隐蔽的精神毒害,外人却很难看到,只有我们深陷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到摆脱法轮功精神牢笼的艰辛与艰难。

  说实话,在我做志愿者的8年中,是挽救那些昔日同修的8年,也是自己逐步摆脱法轮功思维、成为一个正常人的8年。

  我从1998年开始练法轮功,国家取缔法轮功后参与了“弘法”,以上访、写信、发传单等方式为法轮功鸣冤叫屈,我的做法儿子和丈夫十分反对、经常阻止我,希望我像从前一样过平静正常的生活。我受李洪志教唆抛家舍业一门心思做“讲真相”的4年多时间,极力反对我的丈夫以最大的耐心给了我回头的时间,使我没有像很多同修那样失去了家庭,失去实实在在的避风港湾,每次想到这些,我发自内心的感谢我的丈夫,他的宽容比起我们这些自认为了不起的练功人不知要强多少倍。从这种角度讲,我是幸运的。但法轮功带给我的伤害并没有因为我的转化而结束,练功时六七年时间封闭在法轮功的那些歪理邪说中、不接触任何的外界信息,当我想回到现实生活中时,我发现我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什么都得从头来。

  法轮功的那些歪理长时间纠缠着我。从开始练法轮功,到转化,每天在我头脑中闪过最多的就是法轮功的那些词汇,几乎充斥着我的头脑。即使成为反邪教志愿者后,一方面是因为工作需要,另一方面是一种成瘾性的习惯,我依然对法轮功的那些东西十分感兴趣。休息的时候,我愿意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漫无目的看李洪志的《转法轮》和那些“经文”、“讲法”。后来几位社会志愿者多次在工作中善意的提醒我,希望我多学习一些其他方面的知识,多融入现实生活当中,我也特别注意将自己的思维从法轮功中摆脱出来,但这样的过程用了将近四年时间。

  现实生活恍若隔世。开始做反邪教志愿者后,同法轮功之外的机关干部、社区干部、警察、昔日同修的家属接触,并在工作之外闲聊,我才知道,法轮功的“不二法门”、信息封闭让我们变成了这个世界的另类,成为睁眼瞎。我和其他昔日同修一样,从练上法轮功就不看电视,不关心法轮功之外的任何信息。大家谈起房价、谈起股市、说起国家的大事小情,就是说起临河市发生的事情,我是一概不知。在我参加的一次心理矫治过程中,一位帮教干部在讲课过程中向十几名法轮功人员提问什么是股市,竟然没有一人知道。

  这一次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在工作的过程中一方面刻意的学习知识、了解社会,做志愿者两年之后,看电视又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对我这样不会上网的人来说,看电视了解外界信息、丰富自己的生活是不可缺少的。渐渐地,才觉得从过去的恍惚中走了出来,我才感觉自己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才觉得生活是如此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自己摆脱法轮功思维、消除法轮功余毒的过程,一点也不比当初转化时容易,而且根据的亲身体会,只有真正了解社会、融入社会、融入生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转化。

  我希望社会和更多的反邪教志愿者不仅要帮助痴迷者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还要更多关心法轮功这样的精神毒品的成瘾性危害,使他们完全摆脱法轮功的精神牢笼,早日过上踏踏实实的正常生活。

【责任编辑:梓桐】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粤ICP备1506273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